注册 |登录

南江文化门户文化遗产研究 › 禾楼舞研究 › 查看内容

广东跳禾楼习俗的区域分布及特点

2013-7-5 17:03| 发布者: some| 查看数: 1947| 评论数: 0|原作者: 彭祖鸿|来自: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13.04

摘要: 粤人好巫,作为粤人巫傩活动的重要代表,跳禾楼习俗较为广泛地分布于粤西地区尤其是南江流域,对区域分布及特点进行梳理和分析有助于认识跳禾楼习俗的本质及文化内涵,为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提供参考 ...

内容摘要:粤人好巫,作为粤人巫傩活动的重要代表,跳禾楼习俗较为广泛地分布于粤西地区尤其是南江流域,对区域分布及特点进行梳理和分析有助于认识跳禾楼习俗的本质及文化内涵,为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提供参考

关键词:跳禾楼  分布  巫傩

 

明嘉靖本《广东通志》卷二十《民物志一·风俗》称广东人“习俗尚鬼……有疾病不肯服药而问香设鬼,听命于师巫僧道,如恐不及”,清代李调元亦云“南越人好巫……又遵洪武礼制,每里一百户,立坛一所,祭无祀鬼神,祭日皆行傩礼。”[1]P66据广东省各地地方志记载,每到农闲及重大节日的时候,广东的许多地方会举行一些巫傩活动用以禳灾去病或祈年求福,这些巫术活动多以傩的形式出现,其中跳禾楼就是众多巫傩活动中分布较广且极富地域色彩和代表性的形式。

 

一、区域分布

跳禾楼习俗由来已久,其具体产生的年代现较为公认的观点是秦汉时期生活在两广交界地带的西瓯国的遗民乌浒民族时期,是远古稻作文化的遗存[1]。据近数百年广东各地编撰的地方志所载,跳禾楼的习俗分布于江门的台山,云浮的郁南(旧西宁)、罗定、云安、云城(即旧时东安县,后由于行政区划成云安县、云城区),阳江的江城(旧阳江县)、阳春,茂名的化州,肇庆辖四会、广宁、德庆,清远等地。以下引各地旧志所录:

道光肇庆府志卷三·舆地·风俗:十一二月……村落建小棚,巫者歌其上,曰跳禾楼。(按阮通志[2]云肇郡皆有)

道光广宁县志卷十二·风俗:六月,村落建小棚,延巫者歌舞其上,名曰跳禾楼,用以祈年。

光绪四会志编一·风俗:若跳禾楼,则乡间始有之,且举于获稻后,所以报赛田事也。

光绪德庆州志卷四·风俗:九月……乡间建小棚,巫者歌舞其上,曰还禾楼。

民国阳江志卷七:六月,落中各建小棚,延巫女歌舞其上,名曰跳禾楼,用以祈年。俗传跳禾楼即效刘三妹故事,间神为牧牛女得道者。(按此当舆地纪胜所称春州女仙刘三妹者,刘三妹善歌,故俗效之。)各处多有庙,今以道士饰作女巫,持扇拥神簇趋,沿乡供酒果,婆娑歌舞,妇人有祈子者曰跳花枝。

民国罗定志卷一·风俗:十月,田功既毕,架木为棚,上叠禾稿,中高而四垂。牛息其下,仰首啮稿以代刍养。村落报赛田租,各建小棚坛,击社鼓,延巫者饰为女装,曰禾花夫人,置之高座,手舞足蹈唱丰年歌,观者互相赠答以为乐,唱毕,以禾穗分赠,俗谓之跳禾楼。此风近城市间已不复见,惟建醮赛会,或期以三年或数年一举。

道光东安县志卷二·风俗:冬十日,田功告成,村落中各设醮、报赛,另建一小棚,高二丈许,巫易女服歌舞其上,曰跳禾楼,散斋颁胙,剧饮为欢,亦农家之乐也。

民国清远县志卷四·风俗:十月朔,农家以粉糍挂角劳牛,是月,乡村傩以逐疫,曰跳禾楼。

上述地区有旧志有所记录之外,其余台山、郁南(民国旧志未见录)、化州均见于近年所修方志之中,其中犹以1995年郁南县志所载甚详,此处不作引述。各地跳禾楼习俗的名称,除德庆州志称跳禾楼习俗为还禾楼,阳江志中言妇人有祈子者曰跳花枝之外,其余各处均称为跳禾楼,近年化州市、郁南县在发掘、整理当地这一非物质遗产时,将跳禾楼习俗称为禾楼舞,并成功申报广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郁南县更是成功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从上引材料可以看到,跳禾楼习俗主要分布于粤西地区特别是南江流域,粤东、粤中、粤北及粤西南地区未有分布。如此的区域分布特点,是多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其一、岭南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先秦时期的百越民族,秦汉时期的南越族(徐杰舜称其为苍梧族[3]),后汉至南北朝的俚僚族、乌浒族,再到唐宋时期形成,在明朝以来影响巨大的的瑶族,一直活跃在岭南地区尤其是上述跳禾楼习俗分布区域。黄伟宗、司徒尚纪《中国珠江文化史(上册)》第六章介绍瑶族文化时引《宋史四九三卷·蛮夷一·西南溪峒诸蛮上》:“蛮猺(“猺”即“瑶”)者,居山谷间,其山自衡州常宁县,属于桂阳郴、连、贺、韶四州,环纡千余里,蛮居其中,不事赋役,谓之猺人。”[2]P1107,可惜我们未能找到原文,但却从《宋史》看到多处当时的朝廷多次击败及安抚广南蛮猺的记载,史书上称猺为猺贼。有明以来更是发生过多次大规模地镇压广东地区瑶族的事件,《民国清远县志卷二·纪事上》:“(洪武二十二年)花茂以肇庆为大罗山猺贼所扰,请设肇庆衙以镇之……二十五年正月二十七,猺贼李平天肆劫各村。”《民国重修旧西宁志卷三十一·前闻一》中有这样的记载:“神宗万历四年冬十一月,总督都御史凌云翼、都督佥事张元勋、李锡等大征罗旁,平之。”清人屈大均对粤西北地区的《广东新语·卷七·傜人》对当时的傜人有着较为详细的介绍,“万历初,两广寇之剧者曰罗旁傜”,“诸傜率盘姓,有三种:曰高山,曰花肚,曰平地”[3]P235236,另有曲江傜、连山八排傜等。上引这些材料可以充分说明在粤西地区的历史上长期活跃着多个少数民族,只是在明清两朝政府的高压之下和汉文化的挤压之下,当地的大多数少数民族或是西迁,或是被同化(尽管如此,在粤西地区仍有少量的少数民族主要是瑶族的存在)。作为一种古老少数民族风俗遗存的民间习俗(本书后有详细论证),跳禾楼习俗分布于粤西地区便有了它的民族基础。

其二、跳禾楼的习俗不管是从名称上还是从整个仪式的过程、道具上都明显地表明它是一种稻作文化下的一种仪式,它的产生过程必然与农业生产活动密切相关。以南江流域的跳禾楼习俗为例,作远古稻作文化的遗存[4],南江流域的跳禾楼习俗产生于当地乌浒先民的祭祀活动,乌浒人在秦汉时期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生产方式上也由游牧进入到农耕,这种变化导致了乌浒先民对于农业神和农业生产的重视,便借助跳禾楼这种方式表达对农业神的敬意和对农业生产顺利的希冀。总体来说,粤西地区虽然在目前广东省的经济格局中处于弱势地位,但在古代的政治经济格局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粤西地区是岭南最早得到开发的区域之一,也是古时人口密度最大的区域之一,“在桂南及粤西和越南北部地区,发现有大批的石铲、石锄、有肩石斧和有段石锛等农业生产工具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5],可见粤西地区早在先秦时期这一区域就开始步入农业社会,随着秦汉王朝加强对岭南的统治,这一区域的生产力更是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作为稻作文化重要标志青铜器冶铸技术得到了空前的发展,铁器也得了推广和应用,时属南越国的粤西地区已完全确立了农业生产方式的统治地位,便使跳禾楼的习俗有了它的生产力基础。

其三、“傩仪发源于中原……在封闭落后的穷乡僻壤找到了生息之地,其影响至今不绝”[6](引者注:林河认为傩舞并不是发源于中原,而是南方水稻文化的结晶[4])。可见巫傩在生产力高度发达或是生存环境比较优越的地区比较难以生存,反而会选择在生产力相对落后、生存环境较为恶劣的地区作为生息之地,作为一种原始宗教,傩与其他宗教根源于人类在与自然相处的过程中处于弱势地位和对自然或者说生存环境缺乏应有的了解,在此基础之上产生的对自然神灵的恐惧与崇拜,宗教最盛行的地方往往是最落后、生存环境最恶劣的地方。粤西地区虽然属岭南较早开发的区域之一,早在先秦时期就进入了农业社会,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本区域内人口与土地的矛盾便日愈突显,生存环境的劣势也日趋显现。一方面是人类的开发和政治因素的影响导致旧时粤西地区的人口密度比起其他区域要大,另一方面却是本区域的多山地貌和苦旱气候,“南江流域东南边为大云雾山山地,西南侧为云开大山山地,南为大田顶山地”[7]P225,据《岭海舆图·肇庆府图序》载:“肇庆府……控江带山,延袤千里……邑境内猺峒累累……西十为獠穴,经年固蒂之忧”[8]P36(按:古时瑶族人民为了逃避各级政权的苛捐杂税及徭役,躲避于深山之中),清远、台山、化州均属典型的山区,阳江虽面海但主要还是山地,再加上本区域内降水不均匀,虽则河道众多,生存环境依旧非常恶劣(尽管连滩、大湾处于南江下游沿岸,但旧时民间却有有女不嫁连滩、有女不嫁大湾的说法)。在这种情况下,当地的农业生产就更多地靠天吃饭,自然对神祀的依赖就更为强烈,便使跳禾楼的习俗有了社会基础和心理基础。

二、其他特点

(一)时间

各地跳禾楼习俗在时间上大致可以分为夏日派与秋冬派,夏日派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农历六月,分别是广宁、阳江,在早稻收割之后。而秋冬派的时间选择上就显得更加多样,德庆为农历九月,罗定、云浮、清远是在农历十月,台山在农历十二月,化州在秋收冬种结束后[9]P191,郁南是在中秋节前后、稻子扬花时节[9]P193,另有在每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举行的说法[10],四会志仅言“获稻后”,未说明是早稻收获或是晚稻收获,故不敢断言夏日派还是秋冬派。

农历六月是完成早稻收割、晚稻栽种的时间段,十月到正月元宵前都是传统的农闲期,中秋节前后稻子扬花时节是晚稻尚未成熟收割的农闲时间。也就是说,不管是夏日派还是秋冬派,都是利用农闲的时间举行跳禾楼的活动。之所以选择农闲时间,是因为农民在其他时间要全心全意地从事农业生产,只有这样才能收获足够的粮食维持自己的生计,不能像那些人少地多的地方一样可以较为轻松地获得得足够的粮食。之所以要举行跳禾楼的活动,是因为农业本身对于自然气候环境的严重依赖,粤西的地形特点和气候特点决定了这种依赖的程度更高,人们就不得不求助于神祀保佑风调雨顺,在农闲时举行跳禾楼活动一则要感谢神灵的赐予,二则希望神灵继续保佑。总之这种时间的选择上表明了农业生产一方面有赖于神灵的援助,另一方面更是要依靠农民自已的勤奋劳作。

(三)、角色

在所有的材料中,跳禾楼都属巫术活动,都离不开主角——巫,但此处巫又分为两种情况:未言明男巫抑或女巫者有广宁、德庆、清远、四会四地,言“巫者”或仅言“傩”;其余各地均为男巫扮女装,阳江为“道士饰为女巫”,罗定、云浮、郁南、化州等或言“巫者饰为女装”或言“巫易女服”。

跳禾楼为什么要巫师男扮女装,个中缘由,张富文先生有段精彩的推断:“当时还处在母系的氏族社会到奴隶社会的过渡期,女性的社会地位很高,歌舞者是女巫,是真正的女性参与。而且作为巫术的形式,初期是女巫主宰。随着母系社会解体,女性地位的下降,到封建社会宋代理学盛行之时,女性的社会生活才受到严重的束缚。出现男扮女装,正是这一歌舞保留原先女性表演的特点。”[11]P249换言之,跳禾楼的习俗产生于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时期,女性仍然是当时社会生活的主体和主宰,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女性与男性的社会地位此消彼涨,跳禾楼中的女巫也为男巫所取代,仅在服装上遗存着女性特征。

(三)功能

关于跳禾楼活动所具有的功能,广宁志云“用以祈年”,四会志 “所以报赛田事”,罗定志“报赛田租”,东安志“报赛”,阳江志“用以祈年”兼“妇人祈子”,清远志则曰“傩以逐疫”,郁南、化州等地旧地也是用来祈年。旧时巫术功能上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祈年祈子,即祈求神灵赐予丰年、儿子;二是报赛,既有相互之间竞争的意思,又有向神灵汇报劳动成果的意思,主要目的是酬谢神灵;三是逐疫,即是赶走病灾,当然除巫术功能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就娱乐功能。

旧时的跳禾楼不管功能如何都带有明显的巫术色彩,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对于大自然的认识也日趋深入,许多以前不能解释的现象、无法解决的问题都有了科学的解答,农业对自然的依赖程度也越来越低,纯粹的巫术行为显然无法适应社会的需求了,所以在现代广东各地的跳禾楼习俗也慢慢的消失了。不过随着国家强化文化软实力建设、广东省建设文化大省文化强省等国家、省级层面战略的出台,这些旧的习俗作为非物质文化被各地的民间艺人加以发掘和整理,使它们重新焕发生机。在发掘整理过程中,各地都不约而同地弱化跳禾楼的巫术功能而强化它的娱乐功能(因为事实证明只有巫术在现代社会是没有生命力的),很多地方都将跳禾楼的歌舞特点加以发扬,开发其文化旅游价值,化州的对歌跳禾楼(有踏楼歌、跳楼歌、月令歌、对答歌等)[9]P191,阳江的台上“楼娘”与台下“宿佬”对“驳”[11]P247,清远的禾楼歌腔[11]P247。值得一提的是郁南的禾楼舞,在形式上尽量保存跳禾楼习俗的原生态风貌(如服装、道具、面具、舞蹈动作、音乐等),另一方面也注重禾楼舞本身的娱乐功能,目前已成为云浮市乃至广东省的一张文化名片。

(四)、神祀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各地跳禾楼所祭祀的神灵主要是两个:一是禾花夫人(或称禾花仙子),另一是刘三妹(或称刘三妈、刘三姐)。阳江、化州等地供奉的是刘三妹,罗定、郁南等地供奉的是禾花夫人,有意思的是不管供奉的是禾花夫人还是刘三姐,跳禾楼的习俗都与刘三姐有关,还有禾花夫人和刘三姐都是女性神。

对禾花夫人的崇拜根源于原始社会的女性生殖崇拜,原始社会人类生存能力非常低下,所以生育繁殖对于人类而言显得特别重要,女性由于生理方面的特点掌控了生殖的能力,而水稻小麦等农作物的生长与女性的生殖过程有着相当程度的相似之处,根据“‘顺势巫术’是根据对‘相似’的联想而建立的”的观点[12]P12或者巫术的相似性原则,要想水稻小麦等农作物尽可能多地结果实,就必须由具有生殖能力的神对之施法,这个任务自然而然就由掌控繁殖能力的女性神来承担,因而禾花夫人崇拜带有明显的女性生殖崇拜的遗留。对于刘三姐的崇拜一方面与上述崇拜有关,另一方面也是少数民族生活习俗的留存,由于古时粤地生活着许多少数民族,所以才可能有许多文献中所说的“粤俗好歌”,刘三姐作为歌仙一直为多个少数民族也为跳禾楼习俗流传地区所崇拜,刘三姐跳禾楼习俗的密切关系正是好歌传统与巫术活动相结合的反映。

 

跳禾楼习俗本身的特点决定了它作为一种纯巫傩活动无法在现代社会立足,喜幸国家及省级地方的文化战略为这些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提供了政治、经济、文化等大环境,再加上各地政府部门和民间艺人的共同努力,跳禾楼习俗得以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被发掘整理并保护起来,特别是化州和郁南两地更是获得省或国家层面的支持与保护,实为可慰。

 

注释:

[1].[]李调元.南越笔记(第一册·卷四)[M].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

[2].黄伟宗 司徒尚纪.中国珠江文化史(上册)[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2010.

[3].[]屈大均.广东新语()[M].北京:中华书局.1985.

[4].费师逊.“跳禾楼”——远古稻作文化的遗存[J].中国音乐学.1997.01

[5].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工作队.广西南宁地区新石器时代贝丘遗址[J].考古.1975.05.

[6].郭净.试论傩仪的历史演变[J].思想战线.1989.01.

[7].曾昭璇 曾新 曾宪珊.西江流域南江水系的人文地理概述[A].:黄伟宗 金繁丰.郁南:南江文化论坛[C].香港:中国评论学术出版社,2008.

[8].[]姚虞.岭海舆图[M].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

[9].刘志文.广东民俗大观(下册)[M].广州:广东旅游出版社2007.

[10].广东文化网. http://www.gdwh.com.cn/lnwh/2011/0222/article_1748.html.

[11].张富文.南江文化纵横[M].香港:中国评论学术出版社.2008.

[12].[]J.G.弗雷泽.金枝(上)[M].徐育新 汪培基 张泽石译.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6



[1] 详细论述可参见张富文著.南江文化纵横[M].香港:中国评论学术出版社,2008:P244-255

[2] 引者注:此即清道光二年阮元主修《广东通志》

[3] 参见徐杰舜.中国民族史新编.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1989:P518-521

[4] 详细参看林河著.傩史——中国傩文化概论.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94.P145150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南江文化 |联系我们

GMT+8, 2018-9-26 02:30.

主办单位: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

© 2009-2012 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