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南江文化门户文艺研究 › 民间曲艺 › 查看内容

亦剪亦刻,泷州儿女多才艺 ——走近罗定民间剪纸艺人

2013-4-27 11:32| 发布者: some| 查看数: 2277| 评论数: 0|原作者: 梁颖

摘要: 国庆长假,耽于琐事,无暇远足。为了不辜负秋日的大好时光,便抽空到老家及附近的村子里转了一圈儿。一为重拾乡间野趣,散心解乏;二为探访民间艺人,了却儿时结下的剪纸情结。 (一) 巧剪如织,大伯母剪字剪画剪 ...

国庆长假,耽于琐事,无暇远足。为了不辜负秋日的大好时光,便抽空到老家及附近的村子里转了一圈儿。一为重拾乡间野趣,散心解乏;二为探访民间艺人,了却儿时结下的剪纸情结。

 

(一)  巧剪如织,大伯母剪字剪画剪生活

 

最早接触剪纸,是在孩提时候。那次姑姑出嫁,看见她嫁妆上贴着的大大“囍”字以及闺房里的漂亮窗花,忍不住伸手想摸一摸,却被大人们的声声断喝止住。

我惊叹于这些漂亮的剪纸!这哪里只是个简简单单的“囍”字啊,分明是一幅幅美丽的图画!“囍”字的周围,或缀有花草鱼鸟等饰物,或有“百子千孙”、“金玉满堂”等衬字,它们叶叶相牵、字字相连,构图精巧、造型独特,那么浑然多姿,又那么漂亮喜庆!而这些,全都是大伯母的“杰作”。

大伯母是村子里几个会剪纸的老人之一。毋庸置疑,她的技法是最好的。她虽然没上过学,斗大的字认不了半框,但她凭着一双巧手,硬是把那些象征喜庆的“囍”、“大吉”、“早生贵子”、繁体“夀”等字样以及龙凤呈祥、花鸟虫鱼等图案,剪得情态毕现,栩栩如生。村里大凡有婚嫁寿丧等红白喜事,免不了要上门求几幅剪纸,用来装点担子或门窗,以烘托氛围,大伯母也几乎是有求必应。当其时,我们几个小丫头定会目不转睛,盯着大伯母,看她巧手如织,如何让一张张纸,幻化成各种生动的字画或图案……那时,我们的羡慕之情,犹如滔滔江水;那时,我们也曾缠着大伯母,要她教我们学剪纸。只可惜我们生性顽劣,没有耐心,几个小丫头,竟没有一个能成大器。

但从那时起,我对剪纸,便生出一种特殊的情结。

每每看见剪纸,都特别留意,还会有意无意拿它跟大伯母的剪纸相比较,看谁的剪得更漂亮。后来因为外出求学,远嫁他乡,不常回家,看大伯母剪纸的机会就少之又少了。

此次回乡,我特意登门,探访了大伯母。

大伯母虽年近八旬,但精神奕奕,手脚灵便。一番寒暄后,我便直入话题,跟她聊起了剪纸,她话匣子一开,就滔滔不绝了。

她说,剪纸是女红的一种,旧时大户人家的女子都会剪得一手好纸。形式主要以单色剪纸为主,也偶有衬色的。内容有婚庆喜字剪纸、节庆剪纸、吉祥图案剪纸、进宅剪纸、贺寿剪纸等,是一种礼仪用品、婚庆饰物。

剪纸罗定民间一直流行,在过去,人们还常用纸做成形态各异的物像和人像,与死者一起下葬或葬礼上燃烧,这一习俗在乡村随处可见。剪纸还有被用作祭祀祖先和神仙所用供品的装饰物的,清明祭祖或节日祭祀时烧给先人,以示后辈子孙对先祖的孝顺敬仰。后来,剪纸更多的是用于装饰,或点缀墙壁、门窗、房柱、镜子、灯和灯笼等,或为礼品作点缀之用。再后来,剪纸甚至作为礼物,赠送他人。

说起做姑娘时学剪纸的情景,大伯母特别兴奋。忘不了的,是那些日子、那些情怀、那些姐妹情深!她沉浸在美好的的回忆中——旧时女子出嫁前,都会花三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为自己备嫁妆,或裁衣制被、或绣花剪纸。新娘子的女红若做得不好,别人还会指指点点说闲话呢。其他姐妹白天干完农活,晚上也会聚在一起,帮着做针线活,互相切磋,共同进步……说到最后,大伯母连连摇头叹息,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学,也不愿意用了,她也很多年没动过剪刀,现在手很生,连个简单的“囍”字都剪不好了,那么好的手艺就要失传,怪可惜的!

告别大伯母,心中未免有些许遗憾,本以为可以向大伯母讨些漂亮剪纸作饰物,顺便学点皮毛,好在朋友面前炫耀一番,以了却多年来的剪纸情结,无奈带去的纸只得原封带回。同时还感觉些许失落,大伯母失传的不仅仅是一种剪纸手艺,更是一朵文化奇葩的凋零!如今,随着许多民俗的淡出,依附于各种民间习俗而兴旺的剪纸不再盛行,而逐渐成为纯粹的装饰品。面对越来越萎缩的市场,繁衍了几千年的习俗在短短百年间已岌岌可危。

再放眼当下,由于人们生活方式的不断变化,还有多少传统技艺因为失去了以往生存的环境,因而后继无人,都在面临失传的危险呢?我在想,如果这时各级政府对那些极有价值的弱势民间工艺行当都能加以保护,这不仅仅是民间艺人的大幸,更是民间优秀文化艺术的万幸啊!

 

(二)以剪代笔,李老师一双巧手写人生

 

走近民间剪纸艺人李海良,缘于一次文友的聚会。

那天,无意间与文友聊起,欲写点反映南江剪纸的文字,文友即告,罗定苹塘镇谈礼村的李海良老师,前不久才带着他的剪纸作品,参加云浮市的民间才艺表演,刚领了大奖回来。

听到这一消息,我喜不自胜,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走访了李老师。

从县城出发,约半个小时,车到苹塘。与镇文化站龙月标站长取得联系后,便跟着他往谈礼方向行走。公路两旁,一座座奇形怪趣的石山迎面扑来,我不禁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打听,才知道这就是著名的龙龛岩风景区。早就知道龙龛岩里有著名的摩岩石刻,石刻上有十五个武则天造字时颁行的文字。龙站长说,在龙龛岩里,由于石刻位置较高、字体较小、光线黯淡,无法看清,这15个武则天造的字,已由李海良用剪纸方式放大,并保留原石刻书法的风格。

这里究竟刻了武则天造的什么字?李老师又是怎样剪出来的?带着一串串疑问,走在宽阔的水泥村道上,不知不觉就来到谈礼村。

在一座朴实的泥砖瓦木结构的简陋房子前,我终于见到了这位年逾古稀的云浮民间优秀艺人——李海良老师。

李老师略显清瘦,精神矍铄,一双大眼睛深邃睿智、炯炯有神,脸上密布的皱纹,仿佛在诉说着世事的沧桑。我说明来意后,李老师就把我们让进了屋子。

李老师的房子面积不大,属旧式的两进砖木结构,砖墙已微微泛黄。虽很简陋,但墙壁四周,凡可利用的空间全都挂满了他的剪纸作品。这些剪纸构图新颖、技艺精湛,让这间农家小屋平添了许多喜庆的氛围。在屋子左侧的墙上,最醒目的便是李老师用剪纸放大的15个武则天造的字。

对这幅剪纸,龙月标颇有研究。他说,武则天虽为女流之辈,但造的字都是有关天、地、日、月或社稷君臣等,且很大气。如剪纸图中右上第一行中间的“圀”为“国”字,方框内由“八方”两字组成,意“八方土地,统于一宇”;第二行中间的“埊”为“地”字,由山、水、土三字组成;第三行左边第一字为“臣”字,上面“一”字,下面“忠”字组成,在武则天看来,臣对君当忠心如一;而第三行左边第二个“人”,则取“一生”为“人”之意。据有关史料,武则天不但在治国安邦方面大有作为,而且她的“造字运动”动作颇大。虽然,皇帝造字在唐朝以前也有先例,但像武则天这样“批量造字”的,当属少见。

细看这十五个字,你会发现,李老师刀法细腻,每一刀每一剪,都是那样的细致精到,字字传神。他一边摩挲着这些作品,一边侃侃而谈,关于剪纸的,关于生活的。

从李老师的介绍中,我了解到,剪纸是我国最普及的民间传统装饰艺术之一,是古老而富于传统的一门民间艺术,它历史悠久,风格独特。以质朴、清新、纯真而动人,以情真意切而为世人称道。剪纸,因其材料易得、成本低廉、效果立见、适应面广而普遍受欢迎,更因它最适合农村妇女闲暇制作,既可作实用物,又可美化生活而深受人们喜爱。而他,正是儿时受母亲的熏陶而爱上剪纸的。

他母亲年轻时绣花兼做童鞋帽,也常剪纸。他童年时就曾跟母亲学剪过花草喜字等,读书后爱好国画写生,有一定的美术功底,这为他后来从事剪纸事业打下了良好基础。

1959年踏上讲坛教美术课开始,李老师就狂热地爱上了剪纸艺术。为了提高剪纸技艺,他博览群书,钻研美术和书法,把大部分工资都花在购买书籍、纸张和工具上。他特别提到文革那一段特殊的经历,那时的文艺活动都以剪纸作为背景画,由于他的剪纸技艺名声在外,当时的许多文艺表演活动布景画都是由他剪就的。他还拿出当年留下的照片展示给我们看。1969年因为成分问题与妻儿划清界线而离婚后,独自生活的他就更加痴迷上了剪纸,四十多个寒暑春秋,从不间断。剪纸,甚或成了他全部精神生活的寄托。

人生多坎坷,世事亦沧桑。李老师以剪代笔,苦耕不缀。以一把剪刀,作为对多舛命运的不屈和寄托;用一双巧手,抒写自己平凡而精彩的人生。近年,李老师参加苹塘镇举办的书画手工大赛,获得一等奖;他的多幅作品,被云浮市文化馆收藏,并列入“名家收藏系列”;多次参加罗定、云浮的民间才艺表演,并被授予“云浮市优秀民间艺人”的光荣称号。

临别,李老师送给我几幅学生的剪纸习作。看着那些构思精巧、刀法娴熟、生动活泼的动物剪纸,我禁不住赞叹连连。李老师告诉我,作为一位民间艺人,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学习、继承这门艺术。为了让青少年们能喜欢和学习剪纸艺术,从2005年起,他就在自己退休的谈礼小学当起了义务辅导员,每周两天,给剪纸兴趣班的孩子们上剪纸课。目前,掌握一定技法,能独立完成剪纸,且有一定水平的学生已有四十多人。

李老师高兴地说,现在,苹塘剪纸已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和保护,镇政府还为像他这样的民间艺人建立了个人档案,并给予相应的资金扶持,让民间艺人们安心地用剪纸记录着百姓生活的点滴变化,把这门民间传统艺术好好地传承下去。

走出这间充满艺术气息的农家小屋,斜阳正洒在村边的稻田上,极目远眺,满眼是将熟未熟的稻子,处处阡陌纵横,黄绿相间,仿若大地织锦。微风过处,送来阵阵稻香,忽想起辛弃疾的名句“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不觉心旷神怡!恍惚间,真若是“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呢。

哦!原来是几个正在等候李老师辅导的学生,在门前的溪边嬉戏,把水花洒到我身上了。看着他们表情怯怯,捡起剪刀,逃也似的跑进李老师的屋里,我颔首微笑。

 

(三)亦剪亦刻,泷州儿女足智灵慧多才艺

 

剪纸艺术,是一种简单的平面镂花艺术,通过剪、刻、装饰,一切现象在玲珑剔致的形式中表现得虚实相生,黑白分明。其构思的精巧,造型的大幅度夸张,装饰手法的随意自然,使之洋溢着浓厚的浪漫气息。

一张薄纸,一双巧手,在一剪一刻间幻化出千姿百态的美丽图案,或粗犷遒劲,或纤细柔媚,令人叹为观止!

在李老师那么多的作品中,我最欣赏的,是那一组侍女图。

整组剪纸构图饱满,形象优美,有的仅寥寥几笔,人物情态已跃然纸上。在其一幅《姐妹》的剪纸中,他剪出的两个古装侍女,手持鲜花、头顶高髻,面容姣好,神情怡然。真个是“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她们一前一后,似莲步轻移,似衣袂飘飘……线条流畅,玲珑有致;层次分明,繁而不乱,宛如一幅非常细致的工笔画,足见李老师剪纸的匠心独具。

而他的另一幅剪纸《虎年》,则最见功夫。

圆形的画面上,周围是十六个梅花和“福”字相间的图案。每一朵小梅花,就是一点春天的信息,每一个小福字,则是一声挚诚的祝福;中间上方一个大大的“福”字,笔画匀称,笔力稳健;“福”字正下是一朵开得灿灿烂烂的梅花,梅花两侧是两只威猛的老虎,正回首长啸,威震四方……看着这两只栩栩如生的老虎,忽想起张亦工《东北虎》里面的句子“东北虎庞大的身躯上有着黄色和黑色的花纹;猫型的脸上有长长的胡须,血盆似的大口、锐利的剑齿,两只虎眼显露出绿莹莹的凶光;它们还有强有力的四肢、尖锐的爪子和一条小扫帚般的长尾巴。它的性格凶猛异常,难怪人家说‘虎是兽中之王’。”这文字,仿佛正是为李老师这两只老虎而作的。

为了使整幅画面匀称连贯,李老师还在老虎上面安排了几对飞翔的小燕子,这样不但阴阳和谐,还让燕子“送春归”了呢。

整幅剪纸,构图大胆,刀法细腻,气息流畅,既含祝福的深意,又极具美学价值。这老虎,已不是视觉自然形态的虎的模仿,而是寓“阴阳相济、和谐相生”的生命本源哲学观念形态的虎。这幅作品,体现了李老师剪纸的精巧构思和高超的剪功。

南江蕴秀色,泷水毓灵才。几天的探访活动,我感触良多。感叹于华夏文化艺术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感叹于李海良老师甘于寂寞,孜孜以求,用自己灵巧的双手,创造着属于自己、更属于人类的伟大艺术!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还有多少像李海良一样的民间艺人,他们住在寂然的乡间土屋,不贪荣华、不慕富贵,通过一把剪刀一张纸,代代相传,延续传承着中华民族的本源文化传统,创造出一个举世无双的历史活化石博物馆。

我曾问李老师,哪一件是他的得意之作?他说,艺术是没有止境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是的。泷州儿女多才志,亦爱武装兼红装。我隐约看见,剪纸这朵中华民族艺术宝库中的奇葩,在辽阔的泷州大地上,将越开越绚烂!

 

 

                                                      111020(初稿)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南江文化 |联系我们

GMT+8, 2019-12-10 14:10.

主办单位: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

© 2009-2012 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