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南江文化门户文化旅游 › 人文景观 › 查看内容

云浮古迹寻踪系列报道之古学宫、古书院:罗定“菁莪书院”钩沉 ... ...

2013-9-3 15:42| 发布者: some| 查看数: 2204| 评论数: 0|来自: 来源:《云浮日报》 更新时间:2011-02-17

摘要: □本报记者 崔玉蓉 特约记者 潘泽辉 具有100多年历史的菁莪书院对罗定的人文有什么影响?它的功能是什么?那积满着岁月尘烟的颓壁残垣和碎砖败瓦,似乎在静静地叙述着历史的沧桑…… “经文化大革命的破坏,且年 ...

□本报记者 崔玉蓉 特约记者 潘泽辉

    具有100多年历史的菁莪书院对罗定的人文有什么影响?它的功能是什么?那积满着岁月尘烟的颓壁残垣和碎砖败瓦,似乎在静静地叙述着历史的沧桑……    
    “经文化大革命的破坏,且年久失修,菁莪书院已成危房,中路门厅和香亭面临倒塌的危险。西路也多处屋顶塌下,亟需抢救修复,以保护这一难得的文化遗产。”陈大远先生提及书院现状,不无焦虑。期间,他也向我们透露了一个可喜的消息,目前,罗定市相关部门也正采取相应的抢救措施,并把“菁莪”列为罗定学宫后的重点文物维修对象,在去年底对书院外观进行适当修缮的基础上,下一步将对书院作全面的修葺。

历史档案

    “菁莪”一词是儒家经典五经之一《诗经》中《小雅·菁菁者莪》篇的简称,“菁”和“莪”都是指生长茂盛的草木植物。《诗序》释曰:“菁菁者莪,乐育材也。君子能长育人才,则天下喜乐之矣。”过去引用“菁莪”典故,皆喻教育人才。现为广东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罗定“菁莪书院”名称也就由此得名。
    据《罗定县志》记载,该书院建成于清光绪十二年(1886)。由州学正梁炳南和州绅梁翌龙、陈河清等公议集资倡建,并购置田产,用田租支助赴省、上京应试的考生,称为罗定州印金局。

现场寻踪

    这所具有100多年历史的菁莪书院是怎样的一座古建筑?它对罗定的人文有什么影响?它的功能是什么?它还经历过哪些重大历史事件呢?日前,记者在罗定博物馆原馆长陈大远先生的陪同下,欲对书院一探究竟,遗憾的是书院内部年久失修未能进去参观,但那积满着岁月尘烟的颓壁残垣和碎砖败瓦,无不在静静地叙述着书院由盛到衰的沧桑历程……  
性质:乡约书院(百姓祠)
    走近位于罗城街北区道前街的书院,在相邻的罗定艺术学校和教师进修学校的热闹繁荣的衬托之下,大门紧锁的菁莪书院显得格外的萧瑟、冷清,这也激起了我们想揭开书院原貌的迫切心情。
    据《罗定县志》记载,该书院建成于清光绪十二年(1886)。由州学正梁炳南和州绅梁翌龙、陈河清等公议集资倡建,并购置田产,用田租支助赴省、上京应试的考生,称为罗定州印金局。
    对菁莪书院颇有一番考究的陈大远先生向记者介绍,菁莪与书院连在一起,人们会很容易联想到学校,其实,菁莪书院并不是学校式书院,也不是晚清遍布广东的合族式书院(合族祠),而是郡县中数量不多的乡约书院(百姓祠)。
    陈大远还告诉记者,菁莪书院作为乡约书院,与合族书院的相同之处都是有祭祀功能的宗祠,合族祠是单一姓氏的宗祠,而菁莪书院却不分姓氏,可以称为“百姓祠”,但又不同于黄帝陵、炎帝陵那些共拜祖先的“百姓祠”,而是以彰表地方人士德义的“百姓祠”。这种乡约书院不多见,一个州、县仅有一到二个,能够保留至今的已是少之又少了。
    据了解,在当年,合族书院起到宗亲联谊、弘扬宗族文化的作用,但作为乡约书院的菁莪书院有着更多的功效,除了联谊、报恩之外,还着重于振兴地方文化,既起着表彰地方人情德义,又能为国家培养人才,这是众多书院、宗祠所不能比的。
风格:三进合院式建筑布局
    作为展示罗定文化传统和人文精神的重要基地之一,菁莪书院建筑结构也颇具特色。三进合院式布局,面积935平方米,是广东现存最具代表性的乡约书院建筑。
    “有院外广场、水井、门亭、香亭、后堂及厢房等,屋脊为高大风火山墙(俗称镬耳),书院开间高大宽敞,气势恢弘……”在陈大远先生的介绍下,我们对整个书院“游览”了一遍:
    第一进为门楼,圆拱门,门匾“菁莪书院”为光绪进士刘宗标(广西贺县人)所书。门后有亭,亭后为一宽敞庭院。
    第二进为主厅,二层楼阁式建筑,风火式山墙为高大灰塑锅耳。厅内绘有精致的工笔水墨画,原挂有状元王仁堪题的“立本堂”牌匾和中国最后一位状元刘春霖等题写的13面牌匾,今已散佚。主厅后之天井加上盖,成为香亭,供祭祀用。左厢为理事之所。
    第三进为后厅,设有神龛,放置乡贤神位。香亭两侧有小天井。主厅和后厅两边均置厢房。主建筑左侧为两进客厅,用天井与主建筑隔开,以利通风。书院内墙绘有多幅精湛的工笔墨画。
功能:印子金支持科举考生
    目睹书院现今的败落景象,很难想像这所承载了罗定厚重历史文化的乡约书院当年的辉煌。在翻阅了大量史料并向众多知情的长辈了解后,菁莪书院的功能和价值历历展现于眼前……
    在清代,从京城到各省、府、州、县都设立有学官,管理读书人的读书和科举考试,地方上三年两考,凡被录取的文武新科生员,都必须带备礼物去晋见学师,礼品中都必须有一份厚重礼金,俗称为印子金。罗定州中学子多数出身贫寒,往往考上了而付不起印子金,这事均由菁莪书院、德义祠赞助。因此,菁莪、德义又被称为印子金局,俗称为两局。当时,建造菁莪书院共募得银圆五万六千四百大圆,除去建筑费用,还广置学田,以租金作为印子金基金,加上德义祠每年从旧罗阳书院、文昌书院的管理费收入、学田租金等,从光绪十一年(1885)乙酉科开始,凡文武新进,每人可获得东西斋印子金各十二两,晋见礼金四圆,补廪生印子金十两,出贡生印子金五两,由两局支付,并成俗例。此外,每年中除去新生印子金和祭祀费用,两局还将盈余部分作为供给考生往省城和京城参加考试的舟车费用,实际上起着教育基金会的作用。民国七年曾用两局公费选送张定汉、苏天元、周燮源等三人前往法国里昂大学留学。
    菁莪书院建成时与旧兵备道署和罗定州科举考试的考棚相邻,众多名人涉足此地。1920年,粤军肇罗镇守使属下邦统杨鼎中在书院驻兵,并于相邻试院训练新军,其部下的年轻将领陈铭枢、陈济棠、蔡廷锴受训时,为书院常客;1924年,粤军第四军黄明堂和国民革命军第三师师长郑润琦先后在书院设指挥部;1925年,大革命运动时期,农会在书院开展减租减息运动;1928年,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叶肇部在书院驻扎。
    时事渐进,万物变迁。1929年起书院用作国民党县党部机关;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书院被辟作粮仓。1956年起,用作罗定师范的学生宿舍,1966年,罗师迁校时搬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到破坏,藏书、匾额被毁,壁画亦被粉刷掩盖。上世纪60年代,前面小广场被搭建简易民房,文革后,书院亦被砌成房间出租,1998年房客迁出,现由罗定博物馆代管。
延续:全面修葺传承文化
    100多年的历史沿革,菁莪书院包含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1985年5月,罗定县人民政府公布其为罗定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7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公布其为第四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据介绍,菁莪书院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历史价值,从书院的发展经历,可以研究罗定的社会、文化发展历史以及粤西古书院建筑技术发展状况;二是艺术价值,体现了广府建筑朴素、轻巧、实用的粤西风格,书院的布局、壁画、灰塑、风火山墙独具特色,是研究岭南乡约书院建筑艺术的宝贵资料;三是科学价值,砖木结构结合巧妙,简洁明了,善于运用当地材料,其中仿石柱墙体和凹面砖的砌筑技术值得研究。
    “经文化大革命的破坏,且年久失修,菁莪书院已成危房,中路门厅和香亭面临倒塌的危险。西路也多处屋顶塌下,亟需抢救修复,以保护这一难得的文化遗产。”陈大远先生提及书院现状,不无焦虑。期间,他也向我们透露了一个可喜的消息,目前,罗定市相关部门也正采取相应的抢救措施,并把菁莪书院列为罗定学宫后的重点文物维修对象,在去年底对书院外观进行适当修缮的基础上,下一步将对书院作全面的修葺。

轶事

“四大寇”清算豪绅
    菁莪书院成立后在发挥其价值作用的同时,也发生了很多逸闻轶事。采访中,罗定素龙籍84岁的陈洪谋老人向我们讲述了从其父辈处听来的一些故事:
    德义、菁莪两局合并为一管理机构后,以牌位多少选举执事。两局被少数豪绅把持,他们滥支挥霍,中饱私囊,互相分肥。县中人士,个个是敢怒不敢言。1926年,受中共罗定县特支书记、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杰出领导之一的李芳春同志进步思想的影响,陈孚同(原名陈子灼)、辛志平(原名辛远)、陈巨(原名陈卓亚、陈蔚然)及邬广汉四个年青人勇敢地站出来,向其父辈的劣行“开刀”,烧地契、废债务、分粮食,并将清算出来的资产一部分用来支持农民运动,一部分发给贫困人士和寒门学子的奖学金。陈孚同等四位年青人也因此被书院那帮管理绅士称为“四大寇”。
    当时,“四大寇”的“义举”狠狠打击了豪绅们的嚣张气焰,但过了那一段风头火势后,本性难改的他们却又死灰复燃。1945年5月,在中山大学就读的罗定籍学生10余人联名写信给蔡廷锴将军,请求他向德义、菁莪两局建议,将该局公产收入的一部分作为奖学金,发给在大专院校就读的学生。蔡将军得知情况后,严厉批评两局漠视培育人才,责成两局迅速把学租还其作助学之用的本旨。当年9月,蔡将军亲自参加两局会议,通过决议,由牌位数选举代表改为本县人士作正式文官者委任。代表选出后,由代表雇请一人为经理,选派一名委员为常驻局监察。每年租谷作如下分配:每区每年拨办学租谷三百担;拨大学及同等奖学金八百担;拨县立中学一百担,剩余才作本局其他公用。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南江文化 |联系我们

GMT+8, 2019-12-10 05:58.

主办单位: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

© 2009-2012 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版权所有